泛亚竞猜

抗“疫”有成效,中医经验风靡全球
2020-04-22

据每日经济新闻4月17日报道,张文宏教授:“上海本土的病例,近93%的病例用了中药。今天的治愈率大概97.5%,治愈率非常高,这是中西医并重、融合救治的结果。

视频来源:看看新闻

张文宏:中医“威力”显现,上海本土病例近93%用了中药


最近,中医在全国的抗疫战争中成就遍地开花、接连取得大捷。


中纪委、国家卫健委也都相继发布文章力挺,推动中医药介入治疗,让患者都受益,早日战胜病魔。疫情重压的气氛中,真正透出来了希望的阳光!


其实受益于中医的,不仅是这场战疫中的病人,也不仅是热爱传统文化并相信中医的有识之士。放眼世界,全球大约有40亿人是中医药的受益者。



中医在日本


中医在日本被称为“汉方医学”,中药被称为“汉方药”,汉方药在日本的地位非常高。


网上有一篇非常火爆的微博,很能说明问题。


微信截图_20200422142301.png


中医药在全世界越来越受重视,但谁能想到作为中医药发源地的中国大陆,能拿到的份额只是世界草药销量的2%;反而是被我们忽视的日本以90%的市场份额牢牢占据第一把交椅。


日本医学权威大冢敬节,曾获得日本医师会授予“最高功勋奖”,在1980年去世前,曾叮嘱弟子: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10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


在日本,超市药店中卖得最火的莫过于汉方药,甚至中国游客来此都会大买特买,带回去分赠亲友。


timg.jpg

006NoF2dzy7bZeWXXa323&690.jpg

在日本的中药店


日本的中医药也曾造成受挫折,明治维新时期,汉方医学也曾一度遭到争议,几近废止;然而日本人善于专营、勤于务实、勇于向强者学习,中医药因为高效低价,在日本复兴。


目前,80%的日本医师会给病人开具汉方药,专业从事汉方的医师数十万计。很多大学附属医院都设有汉方门诊,大学的药房售卖汉方药的占74%。


汉方药的研究、开发和利用方面,日本人更是不遗余力。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改革开放刚启动,日本人就开始研究《伤寒论》《金匮要略》,并以其为基础建立了汉方药多达几百个。


日本有一家公司2001年向美国申请了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专利,明确对以芍药为活性成分的包括加味逍遥散、当归芍药汤、芍药甘草汤、桂枝茯苓丸4个复方进行保护,并且最终获得了授权。


冬虫夏草是中国的“三宝”之一,在日本也被注册了68个专利。


六神丸是传统中医药方,日本在其基础上稍作变化,研发出的“救心丸”并申请专利,年销售额超过1亿美元。



将中医药申请专利并内销中国捞金还不够,有的日本企业干脆直接到中国开办了涉足中药原料的药业公司,高薪聘请中国退休的老中医担当技术指导。


一边用中国的药方和技术赚得利润,一边获取中医药秘密。无本而万利!



中医在韩国


中医被称为“韩医”,地位也十分尊贵。早在2010年,在韩国《Career》(就业月刊)杂志社发起评选韩国最热门职业的活动中,中医师就被评选为韩国最热的职业。


中医师不仅是最受人尊敬的职业,收入也名列前茅。2000年其平均收入就位列韩国所有医生榜首,超过西医所有下属分科医生的收入。


u=1379612227,193922817&fm=26&gp=0.jpg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韩医”招生就为韩国最高水平。


竞争之激烈,难度之大想,比之中国的高考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每年考进中医大学的新生里,很大一部分是大集团干部、记者和大学教授等精英阶层的子女,因为他们能接受的教育更好、素质更高。



有专家表示:韩国人太喜欢中医师这个职业了。韩国一年有数百上千名中医师从大学毕业,韩国国内目前有数万名中医师,但供给仍然小于需求。



中医在美国


近年来,美国公众和医学界也逐渐认识到中国传统医学的安全有效和通用广泛。


去年1月份,美国《国家地理》杂志长篇幅刊载了一篇文章:《传统疗法如何改变现代医学:长期被西方科学所忽视的传统中医疗法正在诞生尖端治疗方案》


传统疗法如何改变现代医学:长期被西方科学所忽视的传统中医疗法正在孕育尖端治疗方案


在这篇文章中,耶鲁大学(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私立大学)的郑永齐教授领导的研发团队,从中草药中制备出治疗癌症的药物PHY906(YIV-906)为例,指出中医药将会在未来医学中扮演极具颠覆性的角色。


在这篇震撼中外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我手中,抱着一颗温暖、跳动的心脏,大概垒球大小。它是一个由猩红色、粉红色和白色组织组成的发光球体。我可以感觉到它的收缩,并听到它仍在流动的液体的嗖嗖声。它很粘,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在看到Paul Iaizzo从地下室实验室的一只被镇静了的猪中取出它后,器官活了近八个小时,将它连接到模拟动脉和静脉的管子上,然后用电击让它重新跳动。虽然它在这只猪身体之外,但是由于一些看不见的力量,心脏会自行变化形态。这令人目眩神迷。

猪的心脏仍在跳动,部分原因是明尼苏达大学外科学教授Iaizzo用中药来治疗它。

当我抓住跳动的猪心并听Iaizzo描述中药是如何作用于心脏并让它恢复跳动的,我不禁想,中药是否可以挽救我父亲萎缩的心脏,或者有一天它可能会拯救我或我的孩子。

美国大学教授曾说:中医药拥有最古老的持续医学观察记录,是有待现代医学深入发掘的“最大宝库”。


从研究的角度来看,中医在国外无疑已经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



中医在欧洲

作为西医发源地的欧洲,占到全世界中草药消费市场份额的44.5%,60%以上的欧洲人都在使用中医药物。


受温带海洋性气候影响,英国常年多雨。历史上毫无「湿气」概念的英国人,风湿病重到骨子里,数百年无药可医。直到1961年英国人成立针灸学院,才终于找到攻陷风湿病的灵丹妙药。


万万想不到,中国的中医医竟会成为西医国家的救命稻草。


英国中医诊所已高达3000多家,仅伦敦就占三分之一。平均每年都有150万人接受中医疗法,超过11所正规大学开设中医、针灸课程。比起抗生素横行的西医,他们更推崇以自然疗效著称的东方医术。


英国《每日邮报》更报道过:37岁的梅根王妃为了自然分娩,正在接受针灸治疗;以保持健康,改善血液流动、能量水平和帮助睡眠,减少对身体的压力。



为梅根进行针灸治疗的人叫Ross Barr,是著名的明星级针灸师。45分钟一个疗程,收费90~120英镑(折合人民币约792~1056元)。


英国明星级针灸治疗师:Ross Barr

德国每年接受中医治疗人数超过200万,拥有官方针灸证书医师超过5万,占全德国医生总数的16.7%。


中德1991年合建的第一所中医院,刚开放就受到热捧,仅预约挂号就需等半年之久,在对医药使用最谨慎的德国,却拥有一大批中医中药的忠实“粉丝”。



瑞士人均寿命82.4岁,是排名世界之首的「健康大国」。而它从1999年3月开始就将中医、中药、针灸的费用纳入国民医疗保险。


匈牙利是欧洲第一个实施中医立法的国家,2013年国会就通过了中医立法,使中医师在匈牙利拥有正规的行医许可。匈牙利总人口不到1000万,有近600名匈牙利医师开设有自己的中医诊所。


比利时已把针灸纳入正规医学。意大利不少医院设有中医门诊部,全国草药店均能见到中草药和中成药。挪威已成立官方的中医药工作小组,加快了对中医药的发展。



中医在澳洲


澳大利亚是全球首个以立法的方式承认中医的西方国家。
从2012年7月1日开始,在澳大利亚正式注册的中药师、中医师,就能够在澳大利亚合法行医。


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夫妇看中医


在澳大利亚,有约70%的医生会在治疗以后向患者推荐针灸理疗。一年中连续十二个月去接受针灸调理的患者,占到澳大利亚总人口数的百分之十。并且几乎所有的医疗保险机构都对针灸调理治疗给予补贴。


随着近年中医和中药在澳大利亚的推广,澳大利亚社会对中医药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中药也被列为澳大利亚“补充药品”中的重要门类。


联邦政府也正式成立了国家中医局,并公布全国中医注册标准。


目前,在澳大利亚,大约有二十所大学提供中医课程;其中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悉尼理工大学、西悉尼大学更是提供中医的研究生课程。


中医不应该和中国人渐行渐远,身为真正有自信力的中国人,我们希望能让更多人看到中医的疗效和成就!